斗破苍穹下载txt
 
首頁 > 新桂商 > 人物訪談 · 正文

天龍灣酒店集團譚誠:在父輩的根基上,實現自己

2017-07-11 15:54:55作者:劉文來源:論道網 瀏覽:
   
摘要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實現夢想的瞬間,而是堅持夢想的過程。父輩的財富是他們辛苦打拼的,是他們創業人生的見證。對于我們“創二代”來說,無論是傳承父業,還是獨立創業,最終希望實現的,還是自己的人生價值。

“創二代”被外界視為含著“金鑰匙”長大,但其成長之路并不比普通人更容易,他們肩負起商業的傳承與創新,是新舊格局轉換時期的破局者。據報道,未來5~10年,中國將有300萬民企迎來接班換代高峰。也有為數眾多的第二代創業者,開創屬于他們的新天地。我們相信,中國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歷史使命,將主要在第二代創業者的手中實現。

在論道網看來,創二代,是以創業父輩為基礎的新一代創業群體。相比創一代,他們既有繼承發揚,又有機制創新。創二代不局限于財富傳承,而是重新定義新商業力量的一群新人。

論道網內容中心特別策劃了新桂商“創二代”專題,圍繞“傳承”、“創新”兩個關鍵詞,向市場、資本和政府,全方面推薦廣西“創二代”群體,與新桂商同行,共同展現這個群體的創業新力軍,在各自創業領域的發展及成長。

微信圖片_20170705165449_副本1.jpg

天龍灣酒店集團總裁 譚誠

我老家是在內蒙古,父輩做的是路橋方面的生意。2007年,我在悉尼的新南威爾士大學攻讀太陽能專業。這個學科在全世界都排在前列,是世界領先的硅太陽能電池的研究中心。

當初選擇這個專業還是受到了施正榮博士的影響,他就留學于新南威爾士大學,師從國際太陽能電池權威馬丁·格林教授。學成歸國后,將先進技術引入國內,創建了無錫尚德,成為曾經的中國首富,他的成功和經歷對當時一大批留學生影響還是蠻大的。

2011年底畢業后,我決定回國發展。那時剛好遇到了歐洲對中國的“光伏太陽能板”的反傾銷事件,行業發展遭遇寒冰。機緣巧合下,就進入內蒙古師范大學教育發展基金會工作了半年,這是一個專門面向優秀學生的由校企聯合創辦的教育發展基金。我本來就對基金管理感興趣,也希望通過這個平臺多了解和接觸國內的優秀企業。

后來由于家庭原因,我們在2013年來到了廣西。這是我太太的家鄉,對我來說,也屬于重新起步和創業的“第二故鄉”。

【在父輩的創業根基上起步】

父輩是做建筑起家的,因此一直希望能在南寧有一棟自己的物業。在這個夢想的支撐下,舉家來到南寧打拼,哥哥姐姐們也經歷過背著包擠公交車的奔波階段,到如今已經有12個年頭了,投資開發了南寧淡村市場、天龍灣璞悅酒店、鳳嶺生活廣場、玉林紅星美凱龍等,也算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我們一家人非常團結,相處也很融洽,所有人擰成一股繩一起做事,正如中國有句老話說的“家和萬事興”,這應該也是很多家族企業早期發展的重要內因。

早在五年多前,父輩就意識到,隨著廣西城市化進程的加快,外來大型房地產商不斷涌入,地域開發商如果還是按傳統模式發展,遲早會面臨做不下去或者被大企業吞并的結局,所以毅然轉向以民生為基礎的服務性地產開發。

經過這幾年調整發展,如今形成了三個方向的業務板塊。一類是“吃穿用”一體的民生類綜合市場的開發,包括傳統農貿市場的升級改造與并購;一類是與“住”密切相關的酒店板塊,主要定位中高端市場;還有一類是教育產業,目前已經開辦了三個幼兒園,還有教育培訓方面的“橙長學苑”等。

我來到南寧后,接管的便是酒店板塊的業務。五年前,我們集團就在上林縣投資建設了天龍灣國際大酒店,最初在經營上以餐飲為主,隨著消費方向的改變,我接管后對公司的層級、人員進行了精簡,降低了開支,重點轉向酒店經營。這是上林縣目前規模最大、檔次最高的四星級商務會議型酒店。

當前,中國正迎來新一輪消費升級的浪潮,消費者從應付生活轉變為經營生活、享受生活的過程,也正是傳統的生存型、物質型消費開始讓位于發展型、服務型等新型消費的過程,這種趨勢將會越來越明顯。回頭來看,不得不說,父輩在這五年多的轉型和布局,正切合這股浪潮的上升期。

“新竹高于舊竹枝,全憑老干為扶持”,對于我們年輕一代的創業者來說,雖然要有“小馬過河”的嘗試精神,但父輩的經驗和意見也需要足夠重視。他們對于大趨勢的預判把控、對于企業發展定位的及時調整以及長期浸潤在市場中所培養出的商業敏銳感,很值得我們學習。

【在自我的極致追求中創新】

2013年,南寧“天龍灣璞悅”酒店項目啟動,從設計環節起我便直接參與,屬于獨立運營的第一個項目。

我希望這個項目是我們集團酒店項目的一次改革和創新,也希望能成為一個“標桿”項目。因此,在籌建期間,經常會飛到不同城市,去值得學習的酒店親自體驗,不斷接收、消化、總結、思考……慢慢對于酒店經營有了些自己的設想和規劃。回來后也與家人“頭腦風暴”,經過多次的思想交流和碰撞,我重點從三個方面進行了提升與創新。

首先,便是品牌打造。父輩在南寧開發了很多項目,像淡村綜合市場,很多人都知道,但對背后的企業卻一無所知,可以說是有項目但無品牌。

品牌是有價值的,發展到一定階段,它可以快速產生裂變效果和規模效應。從南寧項目命名開始,我就希望有一個長遠的品牌規劃。當時覺得“天龍灣”這個名字地氣有余雅致不足,想另外取名“璞悅”,代表著“返璞歸真,悅享人生”,希望能傳達一種家居的氛圍,有一種自然、純潔、溫暖、喜悅的意味。

但父輩覺得上林的酒店已經叫“天龍灣”了,希望能延續,而且岳父老家在北流龍灣鎮,當時取名也有一些感情寓意在里面。

后來我剛好去三亞,看到有個酒店叫“太陽灣柏悅”,有“灣”有“悅”,聽起來既大氣又舒服,茅塞頓開,最終在“天龍灣璞悅”的名字上達成了一致。

目前,我們已經規劃了面向不同生活方式與客源結構的系列品牌。“天龍灣璞悅”品牌定位為高端精品商務酒店,選址在人口超過百萬的地級市,我們柳州店將在今年8月開業。

另外,還有“天龍灣梵悅”品牌,這個定位為高端城市/精品度假酒店,主要布局在一些旅游城市,會更偏向輕松的度假風,目前這個品牌的桂林、上林項目已經在籌建。

第三個是“天龍灣曼悅”品牌,同樣面向中高端人群,但相比前面兩個品牌定位,會融入更多年輕、潮流、時尚元素,準備在南寧啟動。

其次,則是服務的提升。從一開始,我們便跳出廣西,將對標榜樣放在國內甚至國際的知名五星級大酒店,研究他們的管理、運營、服務等各個環節,定下了“國際化、職業化、專業化”的發展路徑。

在我看來,做任何事,眼界便決定了境界和差距。如果因為身處二線城市,便將標準降低,就相當于自己先畫地為牢,將未來隔絕在一流品牌之外。

天龍灣璞悅酒店目前還未掛牌五星,但從建造裝修開始就是按五星級標準設計的,我將我們的發展方向總結為“標準化流程,差異化競爭”。所謂“標準化流程”就是學習借鑒一流酒店經驗,細化、量化各個環節。

“差異化競爭”則是因地制宜,以新制勝。在我看來,服務是沒有天花板的,比如我們從客戶進來就要有迎賓、引導;客戶辦完入住后,我們的服務人員會幫客戶把行李送到門口;平時會在樓道旁放置免費的瓶裝飲用水,方便客戶趕時間時隨手拿取;還可以幫外地來的客戶洗車……我們還專門設置了一個“賓客關系部”,就是第一時間服務客戶所需。從所有能想到的細節將客戶體驗做到極致,就是我們的特色和創新。

再次,就是團隊的建設。父輩創業時更多靠得是家人的團結,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做,沒有培養團隊,到一定階段后,就會成為發展瓶頸。

最初涉足酒店業時,由于沒有經驗,直接委托了專業團隊管理,跟新加坡團隊也合作過,希望能注入和學習國際經驗,但最終還是存在文化、理念、經營等多方面的差異,水土不服,解除了合作。

我接管酒店業務后,首要的事情便是組建和培養職業化的經理人團隊,從工程、管理、運營到后期員工的進入,都是我一一把關的。面對集團積極的擴張,人力資源的供給與儲備必不可少,我還在內部組建了“璞悅酒店管理學院”,開展員工培訓、崗位提升、內部競選等,目前還在試驗和摸索期,如果進展順利,我希望以后能把它建成酒店管理方向人才培養的“黃埔軍校”。

【在“主我”與“客我”的認可中成長】

對于“創二代”這個說法,我個人還是挺認可的。相比一般的創業者,“創二代”確實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成功助力。但這也是相對而言,如果是有能力有想法的創二代,資源有時也意味著更大地壓力和責任;如果是“扶不起的阿斗”,那再多的資源也沒用。

美國社會心理學家米德有個“主我與客我理論”,用通俗的話講,“主我”就是真實的那個自己,“客我”是指他人的社會評價和社會期待的自我,人的自我意識就是在“主我”和“客我”的互動中形成、發展和變化的。對“創二代”來說,創業更大程度上就是一個認知自我、證明自我的過程。

記得南寧“天龍灣璞悅”項目剛啟動的時候,做了6個樣板間,出來后效果并沒有達到我們的要求,從設計到實施都有問題。我請了一個廣東的設計團隊過來,大冬天晚上七點多我們就打著電筒去看現場,經過綜合分析,得到的結論是全部往高端酒店方向重改,這不止會消耗更多資金,還意味著不可逆的時間成本和不確定性的效果。但如果將就著不大改,后期再想重整基本就不可能了。

經過一番溝通與努力,我認為,要么不做,要做就必須做好來,于是下定決心重新打造樣板間。果然,樣板間出來后效果很驚艷,各方評價也非常不錯,也得到了長輩的支持。

在此后的建設過程中,從最初的一磚一瓦、一盆一景,到房間做出來后的地毯、墻面、家具、布草,每一樣都是我親自挑選,親歷親為。最終項目完全呈現的時候,都證明了當初的決定是大膽卻正確的。

“天龍灣璞悅酒店”去年六月份開業,到現在運營一年多了,各方面都慢慢進入正軌。整個團隊在推廣運營和極致服務上下了不少功夫,我們在攜程等網絡平臺上的客戶評分是全廣西同類型酒店中最高的,用戶推薦率達100%,曾連續幾個月網絡銷量排在同行前列。客戶是用手點贊和用腳投票的,他們的認可讓我們有了更大的信心。

如今,父輩也會給我們一些建議,卻已經很放心地讓我們做更多嘗試。這種慢慢磨合的過程就是讓長輩認可和信任的過程,也是自我認知、自我成長的過程。

2.jpg

追求舒適溫馨感的酒店內景

目前對我來說,面臨的最大問題還是人力資源的問題。首先是合適的人難找,下一步可能會通過與院校合作,定向培養的方式嘗試解決。

另外就是意識的問題。在國外讀書時,人們大多都是很和善,不管認不認識,也會打聲招呼。記得有一次,我和太太出去逛街,當時她穿了一條新買的連衣裙,對面走來一位女士,手里拿著一杯咖啡、急急忙忙趕著上班的樣子,但她經過我們時停了下,贊美我太太“You look so nice”,這種被陌生人沒有緣由誠心贊美的感覺,很友好很溫暖。

我理想中的酒店就是這種賓至如歸、讓人溫暖舒服的地方,這種溫暖就是通過人與人之間的互動和交流產生的。

但國內由于傳統觀念,職業被分為三六九等,服務業并不太受尊重,而且國人比較內斂,不認識的人不會輕易打招呼。我希望以后能通過內訓,培養員工的職業自豪感,通過細致的服務和交流,消除客戶的戒備心理,“返璞歸真,悅享人生”。

下一步,我們還是立足廣西,打好基礎,除了打造和經營三個品牌外,還將開拓委托管理、新品牌加盟等方面的業務。至于全國市場的開拓,力到方為謀。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實現夢想的瞬間,而是堅持夢想的過程。父輩的財富是他們辛苦打拼的,是他們創業人生的見證。對于我們“創二代”來說,無論是傳承父業,還是獨立創業,最終希望實現的,還是自己的人生價值。

TOP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創/
  • 推薦
斗破苍穹下载txt 12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西十一选五任三规律 福建福彩中心地址在哪 捕鱼王2 辽体彩11选5开奖 秒速时时彩哪里开奖的 快速时时官网 体彩走势图 大星彩票35选七走势图 体彩大乐透兑奖表图